【学习现场】世纪辩论?根本是场闹剧!


【学习现场】世纪辩论?根本是场闹剧!左起:哲学家齐泽克(Slavoj Žižek)、多伦多大学教授乔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

世纪辩论?这世纪还早呢!总结来说,这场辩论也不是严格的辩论。不是“辩”,是因为完全没有交锋。没有“论”,是因为全场的发言极其松散,毫无脉络架构可言!最终,关注的各方,精神与心思全都浪费白搭了。当然,赚的只有主办方,赚了入门票收入,也赚了网上直播的付费。网上有不少行家批评这场辩论,根本是一场闹剧!

特约:旅综

上个月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举行了一场号称“世纪的辩论”,辩论双方,一方为多伦多大学教授乔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另一边则是哲学家齐泽克(Slavoj Žižek)。这次“世纪的辩论”的辩题为——幸福:资本主义vs马克思主义 Happiness: Capitalism vs Marxism。

在还没有继续写出我对于这次辩论的想法前,我认为有必要交代一些背景,让大家方便理解。首先,彼得森是多伦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早前以反对加拿大将“性别歧视”言论入罪立法而名声大噪。彼得森认为过于“政治正确”,会导致人们在发表言论时趋于谨慎、自我审查,最终损害言论自由的基础。

至于齐泽克,相对于彼得森的特点,也是从精神分析心理学出发,深受雅各拉冈(Jacques-Marie-Emile Lacan)的影响。不过,齐泽克的发展路线稍微不同,他后来善于结合马克思主义以及欧陆哲学里的结构主义传统,在各个议题里进行哲学讨论。

关于彼得森的心理学也好,或是齐泽克的哲学也好,以我的知识、专业能力都是与他们不相关联的。所以,在这里必需利益申报一下。充其量,我只是哲学的爱好者。而且,我热衷的哲学传统,还是英美的分析哲学传统。我不讳言这点爱好,我还遭遇过因为喜爱分析哲学,而被爱好欧陆哲学的朋友白眼呢!

大家先别这幺快堕入五里雾云中啊!先浅浅交代何谓分析哲学、何谓欧陆哲学。其实这两派的分别,只是研究方法、理念的不同而已,并非涉及的课题有所不同。分析哲学,顾名思义就是倾向语理和逻辑分析的哲学作风,能从一堆漫无头绪的枝蔓里,逐条理出一个头绪。至于欧陆哲学,则善于将表面上不相干的课题,以恢宏的叙事手法联系起来。分析哲学多活跃于英语系国家,比如英国与美国。欧陆哲学则在法国、德国各有重镇。

那我是怎幺看待这场辩论?依循分析的惯例,那就先从“辩论”这字眼着手吧!辩论,我一贯的主张必须是由“辩”加“论”合成。辩者,是须找出对方理论疏漏之处;论者,则须是使自己的立场严丝合缝,前后呼应为佳。若以武侠小说来比喻,“辩”似攻击力刚强的外功,“论”则更像绵密的内功,内外兼修通常就是高手特质。

【学习现场】世纪辩论?根本是场闹剧!

走小路企图混淆听众

首先,彼得森占了主场优势,先取得发言权,还是整整30分钟的发言时间。曾在辩论赛打滚过的辩手,应该都很清楚,我们辩手都巴不得能有足够的时间逐条阐述自己的立场。在赛场上,10分钟都略嫌不够呢!整整齐齐30分钟的发言时间,对辩手来说可谓很充裕了。那幺,我们先看看彼得森的发言。首先他摆出低姿态给对手戴高帽,表明并未深入接触过齐泽克的作品与思想,接着就罗列了十点关于马克思《共产党宣言》的批判。

彼得森的开场白,立即使他的傲慢暴露无遗。先不论这是辩论会,就算是较温和的研讨会,对与会者的思想和学术背景要有基本的理解和掌握,本来就是学者的最低要求!我认为,尊重对手是学者的涵养,尊重论敌是辩手的修炼。至于针对彼得森对《共产党宣言》的十点批判,网络上已有多篇专业文章,指出其谬误。珠玉在前,我在这里就不再献丑了。只是想稍做补充,辩题的字眼是“马克思主义”,而不是“共产党宣言”。一个思想流派、一个主义当然会有所宗准的文本或是经典。但,一个文本反过来说又不能全面代表一个思想和主义。比方说,要说儒家,当然避免不了谈到《论语》。但只凭一本《论语》绝对不能解释由先秦、汉、唐、宋、明、清的历史发展中,儒家到底是什幺一回事!

同理,只批判《共产党宣言》,并未能全面剖析共产主义或马克思主义的荒谬所在。其一,共产主义是奉马克思与恩格斯为始祖,他们合着的《资本论》比起《共产党宣言》确实提供了共产国际更多理论建设的素材,但马克思主义与共产主义“是一是异”,还存有争议。

其二,共产主义可视为从马克思开始,但却也是经历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改造与实践的结果,或许都与马克思的原旨相去甚远,更何况《宣言》在马克思浩瀚的着作里,可说是短篇的一品而已!总体来说,彼得森可说是走了小路,企图混淆听众,以为谈了共产宣言就弹倒共产主义,弹倒共产主义就等于拆解马克思主义。

【学习现场】世纪辩论?根本是场闹剧!

医生看了病却不开药方

接着轮到齐泽克发表,原以为他会大力辩护自身昭着的马克思主义立场。然而,并没有!齐氏先是批判了以自由主义为名的旗帜下盛行的资本主义,带来的种种侵略、不公平现象。再从这种种不公,归咎于人们顽固的意识形态。在这“意识形态”上,齐泽克是作了许多文章,最后还承认共产主义的失败!呃?不是说齐泽克以马克思主义自我标榜的吗?就因为如此,当我重读他一整篇的发言稿时,并没看出他尝试厘清马克思主义与失败的共产主义有区别的企图。

齐泽克的发言,在网上的回响可算是比较热烈。但这些热烈,很大程度是读者被齐氏抛出的金句迷倒。齐氏陈列了一大堆现象和论述,却没有归结出一个说法,来回应辩题。就像个病人看了医生,医生是告诉了病人的痛在哪里,却不开药方。

齐泽克是说了“幸福”、也谈了“资本主义”、也提及“共产主义”,但这三者之间是什幺联系?明眼的读者若是读到这里,请试回想一下:辩题是什幺?

对了,就是“幸福:资本主义vs马克思主义”!综观这两者之间的发言,没有人论述这两个主义,到底怎样形塑、影响了我们快乐幸福、我们对于快乐幸福的理解。离题或者不点题,使得一场辩论沦为毫无意义的活动。事实上,研讨会的讨论也很忌讳离题或不点题的吧?

辩论,如果不受赛制局限,是应该通过论点攻防往还的过程,激发辩手、观众对辩题产生新的思考方向。但这场号称“世纪辩论”的活动,却发展出双方互相认同,失去交锋而难以产生知识的火花。这情况在古印度的因明里,可以因为“相符极成(因明术语,意即双方互相认同的命题)”而直接判予“堕负”。

所以,我不认为这是场辩论,就算勉为其难承认,我也无法判断高下如何。

世纪辩论?这世纪还早呢!总结来说,也不是严格的辩论。不是“辩”,是因为完全没有交锋。没有“论”,是因为全场的发言极松散,毫无脉络架构可言!最终,关注的各方,精神与心思全都浪费白搭了。

当然,赚的只有主办方,赚了入门票收入,也赚了网上直播付费。网上有不少行家批评这场辩论,根本是一场闹剧。对于这一点,齐泽克倒是坦白得很,发言一开头就坦承,学术界对此次活动出奇冷待!

网上有个行家的评论,深得我的共鸣,大意为:这场辩论完美地示范了所谓的学者,如何利用公共平台胡言乱语,还可以赢得大家掌声!(分析哲学为何会惹恼欧陆哲学,就是其非常严防话术,不惜直接挑破点明的作风。)我怎幺看待这场辩论,浅浅的,如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