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现场】华教常青,先贤功不可没

自沈老逝世以来,华小华教日便如火如荼地展开,今年的主题是﹁饮水思源﹂。公祭仪式、沈慕羽日记研究出版、书法文物馆成立、各种适合中小学生参加的华教比赛,以及最重要的沈慕羽教师奖颁奖典礼,无一不传递着华文教育的火炬,并持续燃烧……


【学习现场】华教常青,先贤功不可没教总举办华小华教日活动,让孩子们以轻松的方式,通过游戏认识华教先贤,并培养孩子们热爱华文教育的情怀。

马来西亚是除了大中华圈以外,华文教育体系最完整的国家。在这位于赤道上的国家,生活在当地的华人得以接受从小学至大专的华文教育。然而,华人向来被视为这南洋土地的“外来者”,争取母语教育并不是容易的事,更遑论上世纪五十年代,华教先贤林连玉、沈慕羽,曾向新成立的政府争取华文作为官方语言之一,可想而知遭到何等挫败。

经由华教斗士多年努力,得以在全国范围内保留1298所华小、60所独中,三所民办华文高等教育机构,如今也升格成大学学院。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奠基,可说出自民间力量。时至今日,董教总也扮演着华教的“教育部”及保护伞,以确保饱受风雨摧残的华教得以屹立不倒。董教总的成立,得追溯回马来亚独立前的1949年。当时,林连玉推动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成立,并于1950年出任吉隆坡华校教师公会主席。同年,沈慕羽以马六甲教师公会主席身分会见林连玉,陈述团结全国华校教师的重要性,倡议创办全国华校教师总会。

【学习现场】华教常青,先贤功不可没廖文辉指出,教科书内容及时代变化,导致新生代华语水平呈现下降趋势。创意活动让新生代勿忘先贤

1951年初,英殖民政府通过《巴恩报告书》让华文教育陷入风雨飘摇的危机中,迫使华校教师团结起来寻求对策,教总即应厄运而诞生。1954年董总成立,由国内各州华校董事联合会或董教联合会组成。为争取民族平等权益,董总与教总于是联合起来替华社发声。

时过境迁,华文教育如今仍未走完最后一里路——独中统考文凭受政府承认。托华教工作者的用心办学,独中统考文凭广受世界认可,然而却因其政治敏感性而不被当权者接纳。

新纪元大学学院中文系副教授暨马来西亚历史研究中心主任廖文辉指出,马来西亚新生代的华语水平与上一代有所差异,因教科书内容已从深变浅,加上时代发展得越来越快速剧烈,碎片式阅读使新生代无法沉静下来阅读,导致华语掌握能力呈现下降趋势。

至于华教运动,他说,八十年代以后逐渐走下坡,主因为华教领导人如林连玉、沈慕羽、林晃升相继因茅草行动而被捕入狱或过世。为让新生代勿忘华教先贤,诸多民间机构筹划了一系列中小学生华教活动。此外,先贤馆的成立、导览也做得出色,教总主席拿督王超群指出,纪念馆及文物馆的导览,将依据中小学生水平进行,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学习现场】华教常青,先贤功不可没逾五百名华团代表、学校及社会人士出席沈慕羽逝世十周年公祭活动,向沈老献花致敬。躲避汉奸迫害沈老被迫流亡

今年是“族英”沈慕羽106岁冥诞和逝世十周年纪念,教总继沈老100岁冥诞纪念活动主题“百年不孤”并加以延伸,采用“士志有邻”为纪念主题,象征沈老的一生,不懈追求平等和公正,马来西亚华人与他同声相应。除了“族魂”林连玉,沈慕羽也是其中一名华教斗士,他的功绩使他在华社留下了崇高地位。

沈慕羽,出生于马六甲吉林街,祖籍中国福建晋江。其父沈鸿柏是当时马六甲同盟会领袖,取名“慕羽”有着“景慕关羽”的意义,希望他能学习关羽精神,成为有情有义、为正义奋斗之士。

沈老一生果真彰显本名涵义,热心民族事业。他正式展开民族救亡行动时,肇因于第二次世界大战。1937年卢沟桥事变,他积极参与抗日行动,组织歌咏队和戏剧团到处宣传,唤醒群众爱国热忱。四年后(1941年),马来亚遭日军入侵蹂躏,沈老担任马六甲各社团抗敌动员总会秘书,并出任马六甲华侨青年战时服务团团长。1942年,沈慕羽与兄长沈慕周同时被日军逮捕,沈慕周不幸遭日军毒手,他则幸运获释。为躲避汉奸迫害,他被迫流亡。

沈老对华教的贡献毋庸置疑,21岁那年,他任职培风母校。除了协助推动教总成立,还担任教总主席长达28年,期间联合董总成立董教总华教工作委员会,争取创办华文独立大学。

【学习现场】华教常青,先贤功不可没王超群说,今年沈慕羽106岁冥诞与逝世十周年纪念的宗旨无异于往年,推广华教运动,让先贤们的脸庞不随时间流逝。华教尚未平等,同道仍需努力

独立前,沈慕羽受聘为马六甲华侨公立第一小学校长,并复办晨钟义务夜校,主持校政直到92岁高龄。他还曾担任两所华校校长,服务了平民学校27年。为了马来亚华人的前途,适逢陈祯禄于1949年创立马华公会,沈老于是自荐担任马六甲分会义务秘书,后于1966年当选马青副总团长。

然而,因他坚持争取华文为官方语文而遭马华开除党籍。自此,他不再加入任何政党,只潜心华教事务,并为民族不平等现象发声。在风起云涌的八十年代,沈老因反对政府调排派谙华文教师到华小担任高职,在内安法令下遭扣留,被关了两百多天,才于获有条件释放。

当时的他已76岁,十多年后,他卸下教总主席职位,却仍心系华教。与世长辞,享年97岁。一介布衣留青史,为了纪念沈老对华教的牺牲及付出,教总于2009年开始颁发“沈慕羽教师奖”,长期鼓励和发掘默默付出的优秀教师。

此外,马六甲州政府还将培风中学外的“甘榜恩拔路”更名为“拿督沈慕羽路”,以表扬沈老对教育领域所做出的贡献。近年来,沈慕羽华小也在筹备成立中。拿督王超群说,今年沈老106岁冥诞与逝世十周年纪念的宗旨无异于往年——推广华教运动,让先贤们的脸庞不随时间流逝。

自沈老逝世以来,华小华教日便如火如荼地展开,今年的主题是“饮水思源”。公祭仪式、沈慕羽日记研究出版、书法文物馆成立、各种适合中小学生参加的华教比赛,以及最重要的沈慕羽教师奖颁奖典礼,无一不传递着华文教育的火炬,并持续燃烧。

“华教尚未平等,同道仍需努力”乃沈老的经典名言。无论现今华教是否存在着诟病,人们并不能否定先贤的努力灌溉而长成今日的大树。维护这棵大树的方法,即是惦记着它、供养着它,使它伫立百年仍能屹立不倒。

上一篇: 下一篇: